餘溫雜貨店

藍担

【切爆】相性一百問(16~50)





#相性一百問
#請小心食用
#主持人是可愛的麗日親







16、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爆豪:「吵死了!」

切島:「我真的很吵嗎?」

麗日托著下巴想了一下:「切島君講話是有點大聲,但那應該算是很熱血吧...」

切島:「對!就是這樣!麗日真懂我!」

17、你的毛病是?

爆豪露出跟平時一樣自信的表情:「並沒有。」

麗日聽到馬上就笑了出來:「噗哈哈哈!爆豪君你真的覺得你沒有嗎???」

爆豪的表情立刻變成了一個樣子:「哈?大餅臉你他媽是什麼意思啊?!」

切島:「啊...爆豪自信的樣子我最喜歡了!」

爆豪在追麗日的途中停了下來:「爛頭髮!叫你回答問題,你在說些什麼啊啊啊?」

18、對方的毛病是?

麗日:「這跟上面不是差不多嗎?」

切島:「那就跳過吧!」

19、對方做的什麽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麗日:「嗯。」

20、你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

麗日:「嗯。」

21、你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切島擺出個大大的讚的手勢:「我們做過了喔!」

爆豪:「閉上你的狗嘴!」

麗日一臉邪笑:「喔~那還真不錯呢。」

爆豪擺出今天最常見的表情:「大餅臉你想死嗎?」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裏?

切島稍微陷入了沉思:「嗯...應該是爆豪家吧...」

麗日:「難道...那時候就全壘打了?嘿嘿!」

爆豪用力瞪了一眼麗日:「哈!?就只是教這個廢物數學而已!」

切島:「這個是事實,我們什麼都沒做。」

23、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爆豪:「緊張。」

麗日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欸!?真的假的?為什麼?」

切島:「因為隔天就要考試了,但還有很多都沒搞不懂,所以非常的緊張。」

爆豪:「就是有你這樣的半吊子!」

切島:「哈哈哈!雖然爆豪每次都罵我,不過都還是很耐心的教我,而且筆記又整齊,也講的很容易懂。」

麗日:「仔細想想,這樣應該不叫約會...」

24、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切島露出非常開懷的笑容:「考試及格了!」

麗日:「非常的恭喜。」

爆豪一臉不削:「給老子教,及格不是當然的嗎?」

切島衝到爆豪前面輕輕的親一下眼前的人:「非常的感謝!」

就地爆炸。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切島:「爆豪的房間!」

麗日:「畢竟就在隔壁啊。」

26、你會爲對方的生日做什麽樣的準備?

麗日興奮的樣子非常的明顯:「對啊對啊!我超在意的!爆豪君很細心會準備些什麼?」

爆豪:「保險套。」

麗日:「嗚啊啊啊啊!驚人發言,找人錄下來啊!爆豪君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種單字!」

爆豪又再次捏住麗日的臉:「你想死我可以幫你。」

麗日費盡力氣的掙脫掉了:「不...不用了!切島君呢?」

切島聽到剛剛的回答有一點臉紅:「我!我的!我的話會準備爆豪喜歡吃的!」

麗日淡淡的說:「真普通啊。」

27、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切島像個小學生一樣舉起手發言:「是我!」

麗日:「以爆豪君的性子想也知道。」

28、你有多喜歡對方?

切島張大雙手:「有宇宙那麼大的愛喔!」

爆豪明顯的開始厭煩了:「不討厭。」

麗日看了一下:「呃...爆豪君可以不要那麼冷淡嗎?」

爆豪:「要不是歐爾麥特拜託的,誰要參加啊!」

麗日:「是是是。」

29、那麽,你愛對方嗎?

切島:「我的回答跟上面一樣喔!爆豪也很愛我!」

麗日:「你怎麼那麼肯定?我就沒看爆豪君說過。」

切島這次笑得跟太陽一樣燦烈:「他在床上時說過!」

爆豪抹了切島一臉硝酸甘油:「閉嘴!」

30、對方說什麽會讓你覺得很沒辦法拒絕?

爆豪的耳朵還是有點紅:「什麼都可以拒絕!」

切島摸了摸自己燒焦的髮尾:「他說什麼我都不會拒絕。」

麗日真心覺得爆豪只會捏自己的臉真的是萬分慶幸。

31、如果覺得對方有變心的嫌疑,你會怎麽做?

爆豪:「只有那些意志不堅的廢物才會變心!」

切島:「沒有比爆豪更好的!」

麗日:「有時候會覺得莫名的感傷,因為單身嗎?」

32、能原諒對方的變心嗎?

切島看起來有點沮喪:「其實我有時候會有點嫉妒綠谷...」

爆豪感到驚訝的看著他:「哈!?嫉妒那個廢久什麼?」

麗日彈了一下手指:「因為有幼馴染的屬性對不對!」

切島:「對...而且他對爆豪的蜜汁關注讓我有點...」

爆豪:「你是白痴嗎?你難道會覺得我是那種我所說的意志不堅的廢物嗎?」

切島:「不是這樣的!要是你選擇的不是我...我會希望你能獲得幸福!而且...」

爆豪真的看不下去了,再怎麼說,眼前的智障也不會懂,那還不如直接親下去,讓這傢伙閉嘴。而他也照做了。

切島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發展,感覺獲得了全世界一樣:「爆豪!我真的超愛你的!」

爆豪躲掉了切島撲上來的擁抱:「吵死了。」

麗日稍微後退了一點:「啊...」

33、如果約會時對方遲到1小時以上,你會怎麽辦?

爆豪:「殺了他。」

切島:「爆豪不會遲到。」

34、你最喜歡對方身體的哪一部分?

切島歪歪頭想了一下:「手掌,超級溫暖的。」

爆豪撇過頭:「臉。」

麗日:「欸!!?嚇死我了。」

切島:「對!一想到爆豪也滿喜歡轟的臉就超嫉妒的!」

爆豪:「陰陽臉可取的也只有臉啊!」

麗日:「轟君的臉是真的很帥。」

35、對方性感的表情是?

切島:「哭的時候!」

爆豪超火大的:「操!誰哭啦!這傢伙大概是戰鬥的時候吧。」

麗日若有所思的說:「大概可以知道爆豪君什麼時候哭了...」

爆豪:「大餅臉!」

36、兩人在一起時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切島:「對戰練習時,爆豪的攻擊超迅速的!」

麗日:「不是那種意義上的...」

37、你曾向對方撒謊嗎?你善於説謊話嗎?

爆豪:「沒什麼好隱瞞的,這傢伙都把所有的心思擺在臉上。」

切島:「有嗎!?!爆豪倒都是生氣的表情。」

爆豪兌現了切島的話:「也不想想是誰讓我火大!」

38、做什麽事的時候覺得最幸福?

切島擺出露出牙齒的笑容:「爆豪主動親我的時候。」

麗日:「有這種時候嗎!?」

爆豪:「剛剛不就有,你眼睛瞎啦?」

麗日回想到了:「是這樣沒錯!那爆豪君呢?」

爆豪勾起了嘴角:「得第一的時候。」

麗日:「欸!?」

39、曾經吵過架嗎?

麗日:「是爆豪君單方面的吵吧。」

爆豪:「你有種再說一次!」

切島:「那樣不算吵架啦!所以沒發生過喔。」

40、都是些什麽樣的爭吵?

切島:「沒有吵。」

41、之後如何和好呢?

切島:「沒有吵。」

42、轉世後還希望作戀人嗎?

切島:「希望!」

爆豪:「下輩子的人生他自己會決定。」

麗日:「爆豪的答案感覺很深奧呢。」

43、什麽時候會讓你覺得「自己被愛著呢」?

切島:「大概是...喊我銳兒郎的時候。」

麗日:「這種時候是...?」

切島稍微小心地拉開了與爆豪間的距離:「做愛的時...」

BOOM!

麗日看著還在追逐的兩人:「呃...那爆豪君的回答就呃...隨便吧。」

44、什麽時候會讓你覺得「也許他已經不愛我了……」

切島:「就是這個!我要好好抗議!勝己!不要再一直盯著轟的臉看了可以嗎?我會嫉妒的!雖然我的臉比不上他,但還是希望你看我就好了呀!」

爆豪:「哈!?誰準你叫我名字的?」

麗日:「不否認盯著看嗎?」

爆豪:「你們一個個都煩死了!爛頭髮你還有資格抱怨?上次一直躲著老子,你想早點去地獄就跟我說啊!」

切島略顯慌張的解釋:「不是的!那次是因為...呃...」

爆豪:「你他媽最好快點說清楚!」

切島:「那!那是因為...爆豪你那天制...制服裡面沒有穿了,超性感的!我怕我克制不住啊...」

麗日迅速的反應,發動個性,讓天上的人不能把他男朋友送入別的世界。

切島:「所以才不想說的嘛...」

45、你的愛情表現方法是?

等爆豪冷靜下來後才開始繼續的答題。

切島:「應該是死纏爛打吧哈哈哈!」

麗日:「切島君對這樣的模式不會覺得煩嗎?」

切島:「那麼輕易就厭煩,哪有資格喜歡上爆豪呢?既然喜歡上了就要盡全力啊!」

麗日:「哇!好感動喔!爆豪君爆豪君呢?」

爆豪聽到後就稍微有點降低想送男朋友下地獄的意願:「教他作業。」

46、你覺得與對方相配的花是?

切爆:「不是很了解。」

47、兩人之間有互相隱瞞的事嗎?

切島:「並沒有喔。」

爆豪:「...沒有。」

麗日:「爆豪君感覺很凝重呢...是有什麼不可以說的事嗎?」

切島稍微看了一眼爆豪:「爆豪...你不想說的,我不會勉強。畢竟人與人都會有秘密的。」

爆豪撇過頭不看切島:「嘖!不是不想說,是不能說!不過並不是我們之間的事。」

麗日:「反正秘密就是不能說才叫秘密嘛!下一題吧!」

歐爾麥特跟廢久的事哪能那麼輕易就說出口的...

48、你有何種情結?

切島:「愛上了爆豪是種情結?」

麗日:「不是。」

49、兩人的關係是公認還是極秘呢?

爆豪:「操?一想到這個就氣!要不是被那個白痴臉看到,我看可以把這秘密帶入墳墓啊!」

麗日非常的好奇:「欸!!!看到什麼?」

切島:「爆豪脖子上的吻痕。不過我覺得提早宣誓主權是好事!」

爆豪:「操!宣你媽的主權啦!」

50、你覺得與對方的愛是否能持續到永遠呢?

爆豪:「沒那個覺悟跟人家談什麼狗屁戀愛!」

切島衝過去抱了爆豪:「爆豪我太愛你了!你超男子漢的啊啊啊!」

【降御】轉角遇到黑 01




#警察降x黑道御
#有點病 慎入

#是與基友 @煌燁是偉大的魔法師 一起的合文
  一段一段的接龍

#路人有


莫名聊天進行中開始腦補ww






-----------------------------


踏著穩健的步伐走在社區街道上,微涼的晚風輕撫髮絲,讓降谷曉舒服的微瞇了下眼。


今晚輪到降谷曉夜巡,也不是說這裡治安特別差,只是義務性的配合上頭下達的指示而採取的措施罷了!
以至於大部分夜巡人員,都保持著騎摩托車去街上兜一圈的心態…
但降谷總是會用著他那副看上去嚴肅,實質上是面癱的表情,盡責的步行巡邏著。

轉角,降谷聽到了些許微弱的聲響,好似人,又好似動物的嗚咽聲,遂隨著音源處逐部靠近。

印入眼簾的是一群大男人,看起來只是一群街頭痞子,但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都是在通緝令上常出現的熟面孔。

他們在做什麼...?

這麼想的同時一聲相較於比剛剛細小的嗚咽聲更大聲的呻吟就這樣穿入耳朵裡。

強暴...?不!聽起來不像是女人,難道是...

在一群黑衣男子中,微微露出的皮膚就特別的惹眼,沒辦法看到那個男子的臉,給他線索的只有背,他除了白襯衫還微弱的掛在身上其他都一絲不掛,雙手被另外兩個男人固定在牆上...

就在降谷還在揣摩現情況時,笑聲又比剛剛更放肆了,尖銳難耐的聲音穿入耳中。

只見那名被壓制的男子痛苦的拱起來背肌,而在男子身後的金髮男子更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接著晃動著腰際好似在捅弄著什麼似的。
周圍的人們更是因為這舉動而高聲歡愉著…

降谷現在是不清楚也弄明白了,畢竟這種事在黑道中也不佔少數,可能這個男人做了什麼不義的事才受此之刑,也剛好有那麼點姿色,於是就讓他以肉體償還,這是他們的處事方式,既簡單又粗暴…

但—既然出現在了眼前,可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管!這也是降谷曉一貫的處事作風。

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事件中心的那位男子,就因為這樣降谷就採用偷襲的戰術,從後方一個一個的解決,在警校的格鬥成績並不差,雖然體力不足但幹掉這幾位還是遊刃有餘的。

等有人發現人越來越少後就變成多對一的群架,看到降谷很輕易撂倒了身邊的人,原本抓住那位男子的人也放下他們的工作前來幫忙,不過下場就跟其他人一樣。

剩...最後一個人了...

降谷在走向前後交疊的兩人前,金髮男子轉了過來,在不知何時就已經穿好了自己的褲子,臉上明顯感到慌張,他拿起小刀架在身下人的脖子上,看來是要拿來當人質威脅。
降谷停下了腳步,就在想下一步該怎麼動作時,脫離手被固定狀態的人,突然給後方的金髮男子一記重擊腰部的肘擊,而後反身掐住他握刀的手,把刀奪了過來直接在他的咽喉上畫了一刀,那一刀並無多餘的動作,不偏不倚的正中要害。
耀眼而絢麗的動作彷彿跳舞般完成。
等發現時,目光已經離不開他身上了...

現場只能說是一片狼藉…
該躺的都躺了,該放血的都放了,不知情的人見了此景搞不好還以為是集體青少年吸毒暴斃案…再感嘆一聲:唉!現在的年輕人啊!

但降谷現下顯然不是在思考這種事,而是眼神直直地望向剛還被欺身壓下,轉瞬間及化為一頭機警的野獸,在敵人露出空隙時,給予致命一擊,這是…多麼耀眼的身姿啊!耀眼中又帶了美麗。
“你…好強”
降谷不自覺地脫口而出,眼神更是發著晶光。

“喂喂喂!你想死是嗎?沒看到老子現在可是連一條內褲都沒有,嘖,你倒是看的挺入迷的啊?”男子被看的全身不自在,儘管知道對方壓根沒在看他毫無遮掩的地方,還是覺得莫名的羞恥。

被男人提醒了,降谷才發現男人的下本身還是光的,微愣了一下,走上前,把外套脫下蓋在男人空虛的下體上,接著把人直接以公主抱之姿抱起,表情毫無起伏,被抱在懷裡的男人可就不同了,掙扎還不打緊,更是謾罵出了各種穢言,而不巧的是儘管降谷面對了無數的黑道份子,還是無法接受別人口出髒字,男人這點可算是惹怒了一向面癱的降谷。

“再說一個髒字,小心我就把你丟去便利超商,丟了臉可別怪我…”

“喂!你…好嘛!不說就是了,還不成嗎?警察大人!”

男子馬上放棄了掙扎,雖然清楚明白不能跟警察有太多瓜葛,但剛剛被迫經歷了如此激烈的性事,努力保持著意識這種事真的很難。

看到懷中的人失去了意識,降谷才停下腳步。

我現在...該...怎麼辦...

不能帶到警局,如果被知道一個大男人被其他男人強暴了,那他一生的尊嚴都進垃圾桶了。

只能帶回家吧...

---------------------------------------

醒來時看到了不屬於自家的天花板,並不感到驚訝,驚訝的是看到旁邊正坐且一直用熾熱的眼神盯著自己的男人。

“那...那個...呃...請問為什麼我是裸體的狀態。”

...

“不要無視我啦!”

“你的襯衫上都是精液,我不想弄到我的床上。”

對於眼前男子的回答真是讓人無語。不過他把他帶回家而不是丟路邊就已經萬分感激了。

“我叫御幸,謝謝你的搭救,不打算給我件衣服嗎?”

降谷盯著他的臉一會兒就轉身走向衣櫃...


面對衣櫥,隨意的拿了件純白襯衫,猶豫了下再度放回,畢竟對於御幸的第一印象,白襯衫顯然不是好選擇,轉而拿起打從買來就未曾穿過的海綿寶寶T恤,不是不喜歡,只是覺得自己不適合罷了,再從抽屜拿出了件衛生褲遞給了御幸。

御幸接過手把T恤快速套上,拿起褲子…?

“欸?啊啊,怎麼沒有內褲啊警察大人!”御幸大聲的質問著。

“內褲會被你用髒…”毫無起伏的聲音,卻敘訴了很多事情,就是—我覺得給你穿不衛生

御幸被打擊到了!畢竟他可是生來就愛乾淨的啊!儘管在混黑道,也要讓自己隨時都保持著乾淨,舒爽,沒異味,可如今卻被嫌棄了!但在人家地盤上也不好說什麼反駁的話,於是只好悻悻然的把褲子穿上…

“你餓了嗎?”儘管不給內褲,降谷還是能提供食物的。

“這不是當然嗎!!操!昨天可被折騰死了,媽的都是群智障,搞得我又累又餓。”

“...不是說不能說髒字”儘管一樣的面癱,但降谷身後的氣場可是開的很強。

御幸趕忙謝罪。
“是,是,還真是抱歉呢!我保證不再犯了警察大人!”說完還不忘裝個可憐

“記得就好。”降谷也沒多計較,起身準備走往廚房,卻被身後御幸猛地喊住了“欸!還沒問你呢!警察大人叫什麼名字呢?”面帶期待的望向降谷。

他微愣了下“我叫降谷曉…”說完就逕自離開房間。

房門被關了起來,接下來,就有時間思考拿什麼理由離開這裡,之後想盡辦法也要遠離這個叫降谷的人,跟警察扯上關係自己的黑道事業不就全落空了嗎?

突然聽到一聲巨響,像是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

“怎麼了!?”御幸衝出房間,跟降谷對到了眼,看到對方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然後把視線移向在地板上的碎盤子。接著又聞到了燒焦的味道,有了以上兩個條件,御幸馬上就了解了現在的情況。

“你不會下廚就別勉強了!真是的。”

“只是有點生疏...”降谷蹲下正準備赤手拿起陶瓷品時,御幸連忙出手阻止他。

這傢伙是生活白痴吧...

“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幫我準備掃把以及報紙,然後...食材都有吧?”

“有。”降谷聽到之後馬上去準備了他所說的東西,看到對方熟練的動作,自己也不禁訝異了一下。

之後御幸又叫他離開他家開放式的廚房,讓他一個人來就好了。

家裡不大,但對於一個單身男子而言又有點多餘,兩房一廳一間衛浴室。
平常除了自己的房間,另一間就拿來當文件室兼書房。
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打開電視搜尋每日必看的新聞。今天是休假日,除非有突發事件,不然今天是完全沒行程的。就在認真看一則兇殺案的報導時,聞到了一股很懷念的味道,是燉菜。自從離開家獨居後,就沒再吃到了。

“啊...差不多好了呦!把碗筷擺一下吧!”御幸穿著圍裙,把一道又一道的菜放到餐桌上。

並不是什麼高級料理,賣相也非常普通,但就是有滿滿的懷念感,家的味道,小時候天天會吃到的媽媽的味道。

看到御幸又轉身回到廚房繼續弄那一大鍋燉菜,看到他的背影,就覺得...如果以後有了妻子,就是這種感覺吧。想了想又覺得有點怪,但也說不上來。

“喂!你在看什麼啦!快點動作啊!”御幸把最後一道上上桌後,就坐了下來,等待降谷,他填好了白飯,也緊接著坐了下來,在準備喊要開動時,御幸突然站了起來,
“廁所在哪?!!”看起來非常慌張,降谷指了身旁的門,御幸就衝了進去。

他...還好嗎?


御幸剛剛在廚房站了一會兒,原本以為這種事不會發生,但還是照了該有的劇情走。他脫下褲子,明顯感覺到雙腿之間有股溫溫的液體從中流出。

該死!那群混蛋竟然射在裡面!輕易的就殺死他真是失策啊!


“那個御幸...君,你怎麼了嗎?”門外傳來了關心的聲音...







tbc.





還有一篇亮倉呦!整理完後會發的。
(有朝一日
(基友比較喜歡這篇



文筆非常好的這位 @煌燁是偉大的魔法師

【轟爆】1年A班的考拉轟

#私設注意
#考拉=無尾熊
#考拉可愛無上限


“大事不好啦!轟被敵人的個性擊中啦!”
上鳴慌慌張張的衝進一年A班的教室,原本在教室的同學都被這突然的聲響嚇一大跳。

“欸!?那麼轟君現在怎樣了?在哪裡??”
大家都迅速圍到通報者身邊,詢問著A班數一數二的那位強者兼數一數二的那位池面的狀況。

在這個每個人個性都含有潛力的社會裡,敵人的個性有強有弱,強的有可能一擊就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大家都清楚知道這點,所以才會那麼慌張,“所以說!!上鳴君!趕快解釋清楚啊!”女生們用力扯著上鳴的衣服,一群人把教室門口擠的水洩不通。

“啊~啊!各位先冷靜一...” “你們這群傢伙吵死了!堵住門口是要叫人怎麼進去啊!”爆豪打開了教室門,眼前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課桌椅,只能看到一群混帳同學擠來擠去,大聲嚷嚷。

“啊!爆豪!你來啦!”率先跟爆豪打招呼的是派閥中的頭號成員——切島。
切島從人群中擠出去,勾住了爆豪的肩“轟聽說被敵人的個性集中!上鳴正在說明呢!”
切島毫不在意爆豪推掉他的手,繼續跟著爆豪說明著早上的情況。

“哈!?陰陽臉那傢伙?”爆豪正要回到座位坐下時,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抱住了自己的腳。

...什麼鬼?

爆豪低頭看到它時整個人就愣住了,不過愣住也算是正常的,一般的學校是不會出現考拉這種生物的。

“啊!轟!”上鳴從遠處衝過來,想把那隻名叫轟的考拉從爆豪的腿上拉走。不過那隻考拉卻怎樣也不肯放開爆豪的腿,緊緊的抓住。

“啊!?白痴臉你叫它什麼?” “轟啊!”
“什麼???”這次是換眾人的疑問句。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轟中了敵人的個性被變成考拉了!”仔細看。
的確頭上的毛髮是紅色跟白色分明,而且左臉還有淡淡好像傷疤的毛。
正在大家都在震驚當中,轟又往上爬了一點,然後緊緊抓住那個緊實又細緻的腰身。

“操!陰陽臉你給我放手!”爆豪非常用力的推著考拉轟,不過它完完全全沒有要放開的跡象。

“爆豪!轟好像沒有本人的意志啊!現在只是個單純的考拉啊!”切島急急忙忙的拉住自家兄弟的手,免得他送可愛的小動物幾個爆破,動物應該承受不起吧...

爆豪現在就算怎麼拉怎麼扯,身上的動物就像三秒膠一樣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可惡!”

“我剛剛去問了老師!他說已經查到那個敵人的基本犯罪記錄,之前的受害者說短則一天長則一個禮拜就會變回來了!”瀨呂邊走進教室邊慢慢的說明,他講這幾句話的時候,還帶了一絲絲看好戲的表情。
之後走到爆豪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兄弟,你看轟那麼喜歡你,你就照顧他一陣子吧!而且他暖暖的對你的個性也有幫助嘛~”

“囉唆死了!臭醬油臉!誰想照顧這混蛋啊!”爆豪已經放棄推開轟了,靜靜的站著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處理這隻。

寒風凜冽,冬天的風總是冷到骨子裡,就算室內有暖氣,但冬天寒冷的感覺還是沒辦法輕易消散的。

在冬天,爆豪的個性沒辦法好好發揮,所以他很討厭冬天也很討厭冷冷的感覺。
現在有一個動物給他溫暖,既毛茸茸的又是方便攜帶的暖爐。這樣的確益處大於壞處。

稍微摸了一下考拉,毛的確非常的柔軟,非常的療癒,有一對大大的耳朵,耳朵上面的毛又更加細緻,更加的柔順。摸他的時候,他的頭稍微往上抬了一點,跟爆豪對到了眼,考拉的眼睛大大的,由下往上的視線更讓人受不了。兩隻眼睛不同色,讓他的可愛加了更多分。

切!既然沒有意識就饒過陰陽臉這混蛋吧。

“好了爆豪!有可能一天就可以變回來,你就忍耐一下吧!”切島剛講完鐘聲緊接著響起。

“好了!各位同學!班會開始了請回自己的位置。”

接下來考拉轟在上課的時候就坐在爆豪的腿上;中午吃飯時,就坐在爆豪跟切島中間;戰鬥訓練時就在離爆豪最近又不會被爆炸波及的地方;在澡堂時就由派閥幫忙來洗,不過不會離爆豪太遠。

這一天同學時不時就會圍在轟身邊也就是爆豪身邊,儘管爆豪每次都會炸,但他們都習慣了,一點都不在意。

“爆豪!晚上你要跟轟睡一張床喔?”切島身上還有剛洗澡完的熱氣,邊拿毛巾胡亂擦著頭髮邊跟爆豪說話。

“操!不要用這種奇怪的說法。”

“欸~?"

“反正就算不願意這傢伙也不會離開吧。”

“是這樣沒錯啦哈哈哈!那就我先回房間囉!晚安爆豪!”

“嗯”

一進房間時轟就跑到爆豪的床上坐著,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爆豪,感覺像是叫他趕快去睡覺。
“你要睡他媽的就自己先睡,老子要預習。”
雖然不知道他聽不聽得懂,但還是告知一下。事實證明很顯然的,他聽不懂。
不過轟平時就是個生活作息跟老人家一樣的人,這個時間早就睡了,所以當爆豪預習完作業,轉頭看他時,他已經坐著睡著了。

“真是找麻煩!”爆豪把書收好後就把燈關了,準備就寢,他把考拉轟抓起來抱在懷裡。

雖然變成動物就他媽的不是目中無人的自大樣子,但還是非常的麻煩,思想也很難搞懂
,還被一個廢物殘渣輕易的打敗,明明之前稍微認可了一點他的實力!只有一點點!
可惡啊!真是個混蛋陰陽臉......

隔天,陽光透過窗簾照進了宿舍的房間。冬天的太陽就有如裝飾,只能給予光芒不能給予溫暖。

轟睜開眼睛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爆豪放大好幾倍的臉,他們的距離只有一節小拇指的長度。

睫毛好長...而且臉還真精緻啊...不對!為什麼爆豪會在這?為什麼爆豪要抱著我睡?為什麼我沒穿衣服?
而且肚子好餓啊...

轟雖然只有微微的一點動作,但兩人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對方被吵醒是遲早的事。

正當轟這麼想時,爆豪的眼睛就緩慢的張開了,整個人還是昏昏沉沉,看上去眼睛也還沒對焦好,眉頭不像平時一樣是皺在一起的。

“啊...爆豪...呃...早...”轟率先開了口,接下來回應的並不是早安之類的,而是一連串的爆炸聲,以及燒焦的味道。

------------------------------------------------------------

“爆豪!轟當時變成考拉時的照片洗出來了!我幫你拿了幾張!你當時不是覺得很可愛嗎!就好好收著吧!”

“操誰要這種爛東西啊!而且誰他媽覺得可愛啊!爛頭髮你給我把他全燒了!不然我就把這些照片跟你一起爆破!”

“欸~?那我先幫你保留起來,說不定你哪天覺得懷念想看就可以看了!”

“操!不需要!”

轟:「那天早上真的好餓啊...」

Fin.

【岩及】戀愛大都是一球定生死



#內文跟標題一點關係都沒
#標題名選自銀魂106集
#cp成分有點少




懊悔與淚水。

青葉城西在春高宮城代表決定賽落敗了。

及川每次回想起那一戰,就會陷入無限的懊悔中。

-為什麼自己沒能接住那一球
-為什麼自己不能再強大一點

可是及川從來沒有後悔選擇了青葉城西。

排球場上,要有小岩他們在,這樣才是我的排球!

更何況自己的排球生涯還非常的漫長,
所以只有放棄這件事,不在我的選項裡。


-------------------------------------------------------------------



“及川!回去了。”放學的鐘聲已經響很久了,平常都是及川到岩泉的教室找他。不過這次等了很久都沒等到。

岩泉並沒有等到另一個人的答覆,仔細一看
,發現及川趴在他的位置上,絲毫沒有要動的感覺。

切...這傢伙又熬夜了。

岩泉慢慢的走到及川的座位旁邊。及川的位置是在動漫中的主角位,靠窗倒數第二個。

夕陽的陽光灑在及川噴了髮膠的髮型上,棕色的頭髮加上泛黃的陽光,形成非常美麗又很難形容的顏色。

及川的臉是真的很帥,是非常可以拿的出去的臉,睫毛也真的是非常的長。他以前也交過好幾個女朋友,不過理由都是要以排球為重而草草結束的。

真是個排球笨蛋。

“小岩...?”及川看著眼前的岩泉,也並不是很意外他會來找他。

岩泉被叫了一聲才發現,原來自己盯著及川的臉在發呆嗎????
“回家了啦!”
“嗯...”


春高落敗,三年級進而引退。
原本一天有非常多的時間都獻給了排球,
現在卻完全不同,當日常裡插入了非日常,
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了。

走在夕陽光底下,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在閒聊,現在他們都很極力的在準備考試,就為了考到同一間大學。
雖然一有空暇時間就會去打排球,但還是覺得有點空虛。總覺得生活中少了什麼。

“欸!你這垃圾川!不準再熬夜了!”岩泉打斷了及川對今天音樂課淘淘不絕的抱怨。
“你的身體遲早會被你搞壞的。”

“哈哈哈!小岩你是我老媽嗎?”

“不,我是你男朋友。”

“什麼啊哈哈哈,好心動喔!好!帥氣的及川先生會努力的!” ,兩人靠的很近,他們的手輕輕碰到對方。然後緊緊牽在一起。

“小岩!我們明天去體育館看看他們吧!”

“順便帶點慰勞品好了。”

“好!”

夕陽西下,兩個人的排球生涯離結局還很非常遙遠。



【切爆】相性一百問(1~15)


#相性一百問
#文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世界異變
#請小心食用
#主持人可能一直更換



歐爾麥特:「我來了!!!」

相澤老師:「......相性一百問。」

歐爾麥特:「不要無視我嘛!相澤老師!」

相澤:「接下來主角出來吧,真麻煩啊~」

切島慢慢的走進會場:「呃...這個是...?」

歐爾麥特:「呦!切島少年!參加吧!」

切島:「歐...歐...歐爾麥特!怎麼會在這裡??喔喔!爆豪!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爆豪:「吵死了!閉嘴!爛頭髮!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

相澤用布把爆豪的嘴巴捂住:「你們吵死了!趕快開始,結束之後我就可以回家了。」

(這真的是切爆呦)

--------------------------------------------------開始------------------

1、請問你的名字是?

切島眼睛飄向爆豪那邊:「切島銳兒郎」

爆豪終於掙脫了相澤的布:「哈!?我為什麼要參加這個蠢東西啊啊!?而且為什麼爛頭髮也在這!?」

歐爾麥特向前把手放在爆豪的肩上:「拜託嘛!爆豪少年!趕快結束就可以早點回家喔~」

爆豪拍掉歐爾麥特的手:「切!爆豪勝己!」

2、年齡是?

切島:「我和爆豪都是15歲喔!」

爆豪:「嘖....」

歐爾麥特:「青春啊啊!!」

相澤緩慢的躺進睡袋裡:「歐爾麥特可以不要每句話後面都加個驚嘆號嘛?」

歐爾麥特:「抱歉!!」

相澤:「......」

3、性別是?

爆豪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哈!?這是什麼蠢題目啊?都是男的啦!」

切島:「沒錯!」

4、請問你的性格是怎樣的?

爆豪:「很強!爆強!」

相澤:「真是簡約啊」

切島:「我的性格嘛~應該算是很熱血!還有直來直往!」

爆豪一臉鄙視:「還有很吵。」

切島:「有嗎?哈哈哈我倒覺得是爆豪話太少。」

爆豪:「吵死了!」

5、對方的性格呢?

爆豪立刻變成那個惡人臉:「真的是非常的吵!!又很多管閒事!」

歐爾麥特:「哈哈哈!都是壞話呢!」

切島衝上去搭著爆豪的肩:「真是兇狠呢哈哈哈!我覺得爆豪非常的男子漢!超帥的!」

爆豪微微的勾起嘴角:「哼!這不是廢話嗎!」

歐爾麥特:「有自信!!!非常好!」

6、兩個人是什麽時候相遇的?在哪裏?

切島放開了爆豪的肩膀:「其實就是開學。」

相澤依舊躺在睡袋裡:「非常的普通。下一題。」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爆豪:「不記得。」

切島非常的驚訝:「欸~怎麼這樣!我可是記得的很清楚呢!」

歐爾麥特:「是...?」

切島:「下水道煮出來的個性!」

爆豪往切島的臉上送了幾個爆破:「去死吧!!!」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切島有點臉紅的抓抓自己的臉頰:「全部。」

麗日突然衝進場內:「喔喔喔喔還真是不錯的回答呢!。」

切島:「麗日!!??妳怎麼來了??」

麗日:「嘿嘿嘿!我覺得很有趣就來了!」

歐爾麥特:「真是感動呢!換爆豪少年了!」

爆豪真的很想馬上離開現場:「切...我怎麼會知道啊!而且誰喜歡爛頭髮啊!!」

歐爾麥特:「咻咻咻!爆豪少年臉好紅哦哦哦!」

爆豪:「吵死了啊啊!!」

相澤:「請歐爾麥特不要像個小孩子一樣,看來爆豪完全沒打算說出喜歡切島哪點,跳到下一題吧!」

9、討厭對方哪一點?

爆豪:「全部!」

切島在旁邊用手捂著臉“裝哭”:「怎麼這樣~我可是很受傷的!」

爆豪:「我就他媽完全看不出來你受傷!」

切島聽到這句立馬把手拿開又露出笑容:「好啦好啦!我是沒有討厭的地方,不過動不動就炸人,我有點困擾。」

爆豪擺出爆炸的手勢:「哈!?那就是討厭的地方啊!!」

切島非常激動的極力反駁:「才不是呢!爆豪這種地方我還是很喜歡的!」

爆豪:「吵死了!」

麗日默默的在旁邊:「這就是花式虐狗...?」

-----因為相澤老師睡著了!由麗日代理-----

10、你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爆豪:「還算可以。」

麗日:「什麼???爆豪君竟然說出勁爆性的發言!!」

爆豪用手用力捏著麗日的臉頰:「哈??你有意見嗎?大餅臉!」

切島努力的把爆豪拉離麗日:「啊啊啊!我好感動喔!沒想到爆豪那麼認同我們之間的關係!」

爆豪:「哼!」

11、你怎麽稱呼對方?

切島:「爆豪!」

爆豪:「爛頭髮」

歐爾麥特:「我先把相澤君抱到休息室吧!」

大家都默默看著相澤老師被歐爾麥特公主抱離開了...

12、你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切島:「我非常希望爆豪平常能叫叫我的名字,而不是只有在床上的時候才叫。」

爆豪拽著切島的衣領:「哈!?去死啦!爛頭髮就是爛頭髮!」

麗日:「爆豪君的回答?」

爆豪:「嘖...保持一樣就行了...」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你覺得對方是?

爆豪:「爛頭髮是狗吧!」

麗日:「切島君的確有種忠犬的感覺!」

切島:「是嗎哈哈哈,我倒是完全沒頭緒!硬要說的話!像貓吧!容易炸毛的那種!」

麗日點點頭:「啊~我了解我了解!」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你會選擇?

爆豪:「肉吧!畢竟那傢伙喜歡。」

切島:「對啊對啊!我最喜歡肉了!哦哦哦最喜歡的還有爆豪!」

爆豪:「搞得我好像是順便一提。」

切島揮揮手否認:「才不是呢!我最喜歡你了!如果是我!我會送你我滿滿的愛喔!」

爆豪撇頭:「我已經有了!不需要!」

麗日又再一次帶起墨鏡...

15、自己想要什麽禮物呢?

切島:「我想要爆豪喊我的名字!」

爆豪:「怎麼他媽還在糾結稱呼的問題啊啊!?」

切島:「因為我是真的很想聽啊!」

爆豪:「切!回宿舍之後讓我喊死你!」

切島:「哈哈哈一言為定喔!」

麗日慢慢的離開角落:「爆豪君呢?你想要什麼?辣椒醬?」

爆豪:「哼!老子想要成為最強!」

麗日看著爆豪:「...這問題不是這樣回答的吧...」

----------------------------------------------------------------

一直很想寫的相性一百問!
評論是我最大的動力!!!!



【出勝】手背

#103話妄想
#綠谷痴漢屬性警告

到了英雄臨時執照考試當天,經過為期好幾天的訓練,很多人都已經有了專屬於自己的必殺技,也改裝了自己裝備。
大家都已經準備好全力以赴的把臨時執照拿到手!

在進入會場前,1-A班就在外面遇見了稱霸西邊的士傑高中,看見了非常奇怪的人,
不過相澤老師都說了  “那個人,很強”,那應該真的是非常強,爆強!

之後看到了從遠處走來的傑物高中的學生,有位同學看到綠谷就衝過去跟他握手,還很有禮貌的自報姓名,“我叫真堂!!” ,真堂同學非常爽朗的露出笑容,A班眾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過去。

接著他也非常積極的向大家握手問好,連身為池面的上鳴電氣都說他說出“是個直接又爽朗的帥哥呢!”

“身處漩渦中心,體驗了神野事件的爆豪同學,你擁有特別強韌的心。今天我們要向各位討教,一起努力吧!”真堂像對其他A班同學一樣對爆豪伸出了手,等待著對方回握,不過有點小小的不同,真堂稍微低下了頭,露出來淺淺的微笑,不過大家也沒發現。

爆豪並沒有回握他的手,,“別糊弄我,台詞和表情根本不一致啊!”他一臉不屑的拍掉他的手,不過真堂並沒有感到生氣又或者是沮喪,他趁爆豪轉身過去的同時抓住他的手,輕輕的抬起,在爆豪的手背上淡淡的點上一個吻。之後緩緩的抬起頭來看對方的反應。

完全懵掉了呢!...真堂心想。

啥!!!!!!??????!!!!!!!!!!!????眾人在內心無限咆哮著這句話,每個人臉上都是滿滿的問號,知情的人就知道,等等就要聽到巨大的爆炸聲響以及滿滿的不優雅詞句。

“你這混.....” “你這混蛋搞什麼鬼啊啊!!!”
在爆豪還沒說完前,有個少年先發出了巨大的咆哮蓋過了爆豪的聲音。

“蛤!!!!??小勝的手可是你可以親的起的嗎!!!!搞什麼啊!!!給我道歉啊混帳東西!!!小勝的手可是因為個性分泌的硝酸甘油所以非常的細緻而且好看!!!手指骨關節分明,又強又有力!!皮膚也非常的白呀”

聽到綠谷的爆炸性發言,眾人更陷入了驚恐的深淵。而且本人還打算繼續講。

“你這傢伙連碰的資格都沒有啊!!!更何況!!!小勝是我的!!我的!!!他的手只有我能碰!連我都只能抱抱他,牽牽他的手,你這傢伙就親下去了,在莫名奇妙個什麼啊???!!!!”

“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小久那麼大聲的罵人呢....”麗日聽到那麼多不優雅詞句之後,漸漸往後退了幾步。
“綠谷!你在不停爆豪他就要爆炸啦!”切島趕緊去攔住他兄弟,免得他衝上前送綠谷的臉幾個爆破。
綠谷也被瀨呂攔住,怕他衝上去對別校的學長動粗。

“蛤!!!??廢久你他媽找死啊啊!!!!你在說什麼鬼話啊!”爆豪雖然被攔住了,但還是想衝上去讓那個綠谷閉嘴。
“對啊綠谷你不要再說啦!爆豪的臉都紅的跟番茄一樣了!”  “啊!?爛頭髮你他媽給我閉嘴!誰他媽的臉紅啊”切島感覺快撐不下去了趕緊把爆豪拉離現場,並且使用個性以防被送一臉爆破。

“小勝你別擔心,我等等就會讓那個傢伙的嘴巴從他臉上消失的!!!!” “啊啊啊啊綠谷你也別再說啦!”瀨呂也趕緊把綠谷帶開。

“哈哈哈哈哈雄英的人還真是有趣呢!”真堂豪不在意自己惹出的這場事件,還很漫不經心的在旁邊說出“很期待下次相見呢!爆豪同學”




一直在旁邊的轟同學心想:「餓了...」

【切爆】缺點

#段子
#超級短打

“啊!”

“......”

“抱..抱歉”切島微微彎著腰跟對方道歉“真是的!爆豪!撞到人要說對不起啦!”

“......”

“我覺得啊~你這種地方還是改一下比較好!很容易招人...”“婆婆媽媽的吵死了!”爆豪立刻打斷了切島的說教,因為他知道如果不打斷這個爛頭髮,他等等就要開始說起人生大道理什麼的。爆豪可沒興趣一直聽他碎碎念。

“不過啊...”
切島像是豪不在意一般繼續說他的“像你這種地方我也非常的喜歡呢!”爆豪愣了一下,隨後馬上把視線從切島灼熱的眼光移開。

“嘖...走了啦!爛頭髮”爆豪稍微加快了腳步,為了不讓他看到那微微發燙的臉頰。





【轟爆】愚人節

#官方四格梗

在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日子,
太陽已經快被地平線遮住的這個時候,兩個少年走在漸漸變色彩繽紛的商店街上。

“爆豪,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轟看著路上的可樂餅店,想著其實今天也不算是日常。

“啊!?陰陽臉你傻了嗎?臭頭髮他們不是剛剛才整了很多白痴?”旁邊的少年一臉:你是智障嗎的表情說道。
“難不成你也要搞那些幼稚園小朋友的把戲?”發現今天轟都沒什麼說話,沒想到在今天快結束時搞個這白痴問題。

“原來爆豪你知道啊!”轟默默的看著爆豪,然後下定決心去買了一塊可樂餅。

“啊啊啊?陰陽臉你當我白痴啊啊啊!少看不起人了!小心我殺爆你!!!”爆豪覺得自己快要衝上去把轟的臉跟他手上的食物一起炸成渣。

“別那麼大聲嚷嚷的,雖然不是什麼小把戲,但是有做些小小的改變,不過大家都沒注意到害我有點小小的失望。”不過轟的臉完全沒不出有任何失望的情緒。

“......”爆豪還真的看不出有什麼改變,就算怎麼仔細看著眼前這個人,還是沒看出個所以然。

“我看你也是沒發現吧...其實我啊,頭髮的髮色對調了。”
......啥!!!???爆豪一臉什麼鬼的表情看著轟,可是他講出來了就能很明顯注意到,真的對調了!!!彷彿能想像的到今天早上在鏡子前面用染髮劑染頭髮的他,“你是白痴嗎陰陽臉!!”

“明明就是我的戀人,為什麼會沒注意到。“轟用很無奈的語調看著自己的可樂餅說道。

“啊?憑什麼叫老子注意你的頭髮啊!老子只在乎你的臉好嗎!。而且你可樂餅要吃多久啦!”
......
......
!!!!!!
爆豪在走進家門前講出的驚人發言
“我也愛你哦!勝己!”轟露出了今天第一個表情:是淺淺的笑容哦!
“啊!!!??去死吧!!!”BOOM!